最后一次,抄袭之事,请大家一定要看

祝愿他们永远不会为今天的作为而感到羞耻

屌屌茹:

请看。


-


刚刚和那个在 @唇盏 下面说她未抄袭的朋友聊天,把事情讲开,原来是三次元的朋友,为了友谊而跳脚,我可以理解。


讨论分为以下几个步骤。


第一点:她做错了,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,她抄袭了。


第二点:这位朋友没怎么看过我的文,也没怎么看过她的文,为了友谊而战,蛮好玩的,讲着讲着,他自己也心虚。他说他其实是找别人帮做调色盘。


第三点:很奇怪的就是,他发来一张图,是我的《黑蜜》和《英雄》同她的《结发》的对比,逐字逐句扣细节,微博群里的朋友说没抄袭。我是笑了,这种洗稿,在她的文里太常见了


第四点:我发现了不对的地方,于是我问,“《覆水》和她《暗火》的对比看了吗?”他说:“没找到《暗火》诶”,我靠,这时我才恍然大悟,我和她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许删除,她果然删了,其实这就是变相承认了,而且仔细检查,她在道歉中也未提及“《覆水》和《暗火》的相似性。”OK,果然是我没做调色盘,太给你面子了。现在的我依然不做调色盘,没那个时间。贴图上来,大家品品。



看见没,坎邪tag都不敢打?为啥不打?因为那个tag里几乎全是我的文,这一打,不就被人发现了?


请看我的:《覆水》


重度相似情节点:安排解雨臣与吴邪见面——谈事情的时间有点长——两人议论坎肩——坎肩在外面等着——坎肩开车——开车路上吴邪不说话,坎肩没话找话——坎肩忽然停车——坎肩猜测吴邪是胃难受(我的)/猜测吴邪是要买烟(她的)——吴邪通过一些话表明自己的态度——坎肩求吴邪别赶自己走——哭了。


为了掩人耳目她增加了:解雨臣和吴邪有爱情关系、照片梗去掉了(谁用这么明显谁傻逼)、结尾除了坎肩吴邪也哭了


问题的关键在于,字数都和我的差不多,千字左右。而最重要的是,千字,除了叙述结构,叙述和我完全相同的、独一无二结构,还剩什么?在剩下的内容里增删细节,还剩什么?


第五点:在交流的过程中,我得知了一个让人非常难过的真相,我在和唇盏交流的过程中,没有任何逼迫、羞辱用语,我也以为她是诚心实意地认错,但我得知,她同她的朋友讲:



好的,这位和我聊天的朋友,本来我是答应你,我不会把这句话讲出去,但我实在是觉得我受到了不公正的猜忌。并且,这段话是你直接告诉我的,我没有询问,也没有诱导,算是我违背了我的誓言,但我实在太生气了。


就是这样。我非常失望。


第六点:如果这人是一个读者,我绝壁开口大骂了,但他是她三次元的朋友,我认为可以理解。我不想提“成长”这两个字,仿佛我活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一般,但我真的很想说,人发自内心的知错,太难太难。我写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,因为我知道,我也曾多少次因为其他的原因其他的错误不肯承认,觉得自己委屈,但是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就是要学会为自己错误买单


第六点,最后:这位朋友询问了网络上做调色盘的人,有一下几张图:





“这样很容易诱导。”


前一阵看有人往长篇小说上泼脏水,那个是东拼西凑,叫诱导。


这一个短篇放在这里,骨肉清晰,我诱导什么?


我诱导什么?????????????????????


说这种话的人应该死妈。谢谢。


第七点:事已至此,无话可说。我忍你很久,先是第一篇《大不敬》,名字、字数都不带改的,我询问你,用一个问号。然后是接二连三的模仿,我没有做声。到今天,这是最后一次,原来你还是觉得我冤枉了你。我和你约法四章,不允许你删除抄袭文章,你答应了,却暗中将其删掉,我不明白是我眼瞎了,还是你的确做贼心虚。


第八点:听说你不更lo了,自己的选择,那就再见吧。


-


打扰大家了。抱歉。

评论
热度(181)

© 润无 | Powered by LOFTER